“酒闹”警情多处置难度大 警医联动规范涉酒警情处置

收到报警后,短短两分钟,民警就赶到了现场,此时两人因为饮酒过多,仍在激烈争吵。为防止矛盾升级,民警将两人分开,保持安全距离,并稳定两人情绪。

之后,民警将两人带到曲靖市第一人民医院警医联动醒酒室,一边安抚双方情绪,一边等双方当事人醒酒并对其进行劝说。经过民警的耐心调解和法治宣传教育,两人均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最终握手言和,各自离开。这起极有可能升级为打架斗殴警情的纠纷,被成功消除在萌芽状态。

近年来,因醉酒引发的寻衅滋事、交通肇事、殴打医务人员等案事件时有发生,给公共安全、医疗秩序和医护人员人身安全造成了较大危害。曲靖市公安局麒麟分局副局长崔同海告诉《法治日报》记者,为进一步规范涉酒警情处置,更好地保证醉酒人员安全,最大限度减少醉酒人员滋事危害,曲靖建立了警医联动醒酒处置室,有效减少醉酒闹事人员危害社会、干扰正常接处警工作以及扰乱正常医疗秩序行为,让执法有力度更有温度。

4月22日22时许,麒麟公安分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后立即指派益宁派出所、分局巡特警大队PTU、120救护车赶往现场。到达现场后,民警未发现报警人所说的警情,现场周边无人员受伤和打架斗殴等情况。

经查,报警人唐某所报警情并不属实,杀人事件和出人命等情况均是唐某谎报。当天晚上,唐某与其他几名同事在附近聚餐时喝了些酒。聚会结束后,醉酒的唐某踉踉跄跄走到路边用自己的手机拨打了110报警电话。酒醒后唐某意识到自己报假警行为的危害性,对其报假警浪费警力资源的事情后悔不已。

最终,唐某对谎报警情扰乱公共秩序违法事实供认不讳,公安机关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对唐某作出行政拘留七日的处罚。

“我们几乎每周都会遇到涉酒警情,醉酒人员往往思维混乱,在酒精的刺激下无视法律法规,没有惧怕心理,攻击性、暴力性都大于正常人。”李新星告诉记者,益宁派出所地处麒麟城区东南部,辖区面积13.05平方公里,实有人口10.06万余人,有宾馆酒店162家、娱乐场所69家,烧烤、酒吧等夜市100余家。辖区呈现娱乐场所多、市场商场多等特点,夜市经济繁荣,社会治安形势复杂。

据统计,自今年1月至今,益宁派出所共接警5022件,其中涉酒警情高达1500余件,占所有警情的30%;因涉酒殴打他人、故意损毁公私财物、寻衅滋事被行政拘留32人、罚款及警告43人;因涉酒故意伤害他人、寻衅滋事、故意损害财物被刑事拘留5人;因醉酒人员的求助类警情、噪声污染、矛盾纠纷类警情占总警情15%。

“涉酒警情现场处置较为棘手,处置难度大,让所里不少民警有苦难言。”李新星说,近年来,益宁派出所处置的涉酒警情主要集中在夜市、娱乐场所、烧烤摊,时间多在晚饭后和22时后,其中不少为社会青年和无业人员,年龄25至45岁段的占绝大多数。他们醉酒后常伴随出现家庭暴力、寻衅滋事、故意或损毁财物、交通肇事、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行为。

“大多数醉酒者在饮酒过程中无节制‘买醉’,无法控制自己的言行举止,遇到他人挑衅、‘呛酒’等容易出现行为失控,做出不计后果的违法犯罪行为。为此,曲靖公安机关要求110民警、办案民警、社区民警增强证据意识,在加大民警对此类涉酒‘酒闹’案件涉及人员的法律知识专题培训力度的同时,通过理论、实战、演练等方式,尽量将每个步骤固化,让民警处置涉酒警情更加规范,做到有据可依、依法处置、心中有底气、应对有策略。”崔同海说。

每年6月至11月因醉酒引发的寻衅滋事、殴打他人、醉酒驾驶等案件数量剧增,尤其是因饮酒引发的打架纠纷等警情几乎占到部分派出所总警情的30%,醉酒已成为各类矛盾纠纷的主要诱因之一。

记者通过采访了解到,在麒麟警方处置的涉酒情况中,大部分涉酒警情处置过程中都存在执法对象语言挑衅、拒绝或阻碍民警依法执行公务等情况,存在不听劝解、反复纠缠、反复报警、现场处置难等诸多问题,尤其是凌晨的涉酒警情处置中,醉酒人员家属联系不到、支援警力少等客观原因导致处置难度更大,严重耗费大量警务资源和警力。

此外,涉酒警情处置中,很多醉酒者在意识不清的情况下对民警进行举报投诉、掐头去尾摄录像、故意歪曲事实达到逃避处罚等目的,公安机关纪委督察部门在处置投诉举报过程中同样要耗费大量警力和警务资源。

矛头也易转向公安机关。醉酒人员被带到派出所或医院时,其往往会产生较强烈的反抗,有的甚至发生严重的暴力阻碍执行公务、袭警案件以及殴打医务人员的情况,民警在依法开展工作时,醉酒人员往往“借酒劲、钻牛角尖”对民警挑刺,将矛头转向现场民警身上,甚至很多醉酒者歪曲事实对民警进行举报投诉。很多民警在处置完一起涉酒警情后,情绪起伏变化明显。曲靖公安机关多名民警对记者说:日常工作中害怕的不是抓人,而是跟“酒疯子”打交道。

此外,办案查证难。民警把涉酒违法行为人交由家属亲友后,实际脱离了对其的控制,违法人员酒醒后往往不愿到派出所接受调查;公安机关依法传唤当事人,大部分人在酒醒后以“醉酒,记不清”为由拒不承认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加之场所监控视频的缺失,导致民警在一定程度上对违法行为查证存在困难。

“如果一起案件,醉酒人员众多,在调查取证中,无其他人在场,也无监控视频佐证,仅凭当事人的询问笔录,增加了办案民警调查以及对违法犯罪事实认证的难度。”崔同海说,因此亟须加大涉酒警情普法力度,解决执法难点问题。

曲靖公安机关联合多部门对涉酒案件进行普法,以本地的典型案例、直观的图片、具体的数据进行定期宣传。利用短视频、漫画、音频等多种方式,进行多方位全方面的宣传。让各个年龄段和文化层次的人群都能看得懂,认识到危害。同时动员社会各界力量,倡导健康文明的娱乐行为。加强治安管理处罚法中有关约束醒酒、醉酒人员违法同等处罚的法治宣传教育,让酗酒滋事者打消钻法律空子的念头。

记者了解到,为进一步规范涉酒警情处置,更好地保证醉酒人员安全,最大限度减少醉酒人员滋事危害,麒麟公安分局采取了一系列新招应对“酒闹”。建立醒酒室就是创新形式之一。

2021年1月,该局与曲靖市第一人民医院建立警医联动醒酒处置室,探索醉酒人员醒酒处置新机制,改变纠纷和轻微违法人员在公共场所甚至派出所行为不受控制,还要民警跟随保护其安全的被动局面,降低民警的执法安全风险。

记者在曲靖市第一人民医院警医联动醒酒处置室注意到,醒酒室按照公安机关办案区设置标准进行建设,室内配备无死角监控等设备,全程记录醒酒过程;设有含约束功能的三张醒酒床、约束带、心脏监测仪、紧急呼叫铃等必要的防护、健康监测设备;室内墙壁、窗台、储物柜等设施全部进行软包处理,避免醒酒人员不慎磕碰而造成损伤。

“并不是所有的醉酒人员都要被送往醒酒室,而是民警执勤时如果遇到醉酒人员又无法联系到家属时,才将其送到醒酒室进行看护和救治。”崔同海介绍说,因醉酒引发的寻衅滋事、交通肇事、殴打医务人员和个人极端暴力案事件时有发生,给公共安全和医护人员人身安全造成危害。以往,酒后滋事人员一般会被民警带到办案区进行约束,如果这时被约束人员因大量饮酒诱发意外,民警不具备专业的急救技能,可能导致被约束人员存在人身安全风险,而把情绪失控的醉酒者安置在普通病房,又会对医疗秩序和其他患者造成干扰。

崔同海认为,醒酒室的设立既能使醉酒人员第一时间得到救治,又为民警在处置此类警情时提供更加优质、高效的执法保障,还能降低民警执法风险,更好地维护医疗秩序。

崔同海介绍称,设置在曲靖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醒酒室作为麒麟区首个试点工作来开展,下一步,在试点取得良好效果的基础上,麒麟公安分局还将积极探索,进一步推进警医联动机制,陆续在麒麟城区一些医院和麒麟区茨营镇、东山镇、越州镇等地的卫生院设立醒酒室。

此外,曲靖公安机关开展警民协作治“酒闹”。对酒吧、KTV、烧烤摊等涉酒警情多发的行业场所,定期召集业主召开辖区涉酒警情通报会,对警情案件多发的场所推送告知函,在动员业主安装监控的基础上,强调发挥经营主体者的主体职能作用,采取专题培训、一键报警等措施,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共同守护自己的“平安店”。(石飞 梁莹 尹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