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田径不能总依靠苏炳添、巩立姣年轻人在国际大赛怯场了

相比于3年前多哈世锦赛上取得的3金3银3铜、排名奖牌榜第4位的“历史第二好成绩”,中国田径健儿们在这届世锦赛上的总奖牌和总排名都有所回落,但这并不影响中国田径的整体步伐。

不过,作为巴黎奥运周期里的第一届大赛,中国田径在成长和突破的光环之下,还有不少必须正视的问题——投掷和竞走的集团优势在减弱,代表着“亚洲速度”的短跑正在被日本赶超,新人们还不能完全接过前辈的接力棒。

如果要用几个关键词来总结中国田径的这一次尤金之旅,“惊喜”一定是其中不可缺少的一个。

在男子跳远的决赛中,25岁的王嘉男在前五跳都不算理想的情况下,最后一跳将自己的决赛成绩一口气提高了33厘米,完成了一次不可思议的“逆袭”。

在女子铁饼的决赛中,28岁的冯彬在赛季成绩并不算强势的情况下,第一投就将自己的个人最好成绩提高了超过3米。

这两枚金牌,一枚是中国田径的首枚世锦赛男子田赛金牌,另一枚则是时隔11年重新得到的女子田赛金牌——这不是中国田径队在本届世锦赛上的“冲金优势项目”,但却最终成为了意外之喜。

在王嘉男夺得世锦赛金牌之后,一直在帮助他的外教兰迪·亨廷顿就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意外?不,我觉得如果世锦赛在去年如期举行的线之间。”

“预赛之后,我就告诉他,你能够赢得冠军,我知道他是现在中国男队中最有希望赢得金牌的。”

王嘉男自己也在赛后透露,过去几年在世界大赛上的“蛰伏”加上东京奥运会上的失利,让他专注于绝对力量和爆发力量的提升。

也正因如此,当他在最后一跳孤注一掷时,他将自己的技术动作发挥到极致,此前在训练中积累和提高的能力,就成了夺下金牌的“助推器”。

但那次失利之后,冯彬进行了快速调整和总结,就如冯彬自己在夺冠后所说,“把该准备的都准备了,也做了很多预案,剩下的交给临场发挥。”

冯彬的主教练李维宾也在赛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冯彬的这次决赛战术就是要把握住前三投。

从东京奥运会上的银牌到尤金世锦赛的铜牌,朱亚明一直保持在相当高的竞技水平,尽管他一度在这个赛季因为伤病而处于“迷茫”之中,但在团队的帮助下,他很快找到了方向,扎实的训练成为了在尤金完成突破的重要基础。

相比之下,在本届世锦赛上,中国田径队中那些原本有冲金实力的项目,都没有达到预期。

在上一届多哈田径世锦赛上,中国军团的3金3银3铜全部来自于竞走和投掷项目——其中,女子竞走就夺下了2金2银1铜的成绩,展现出了强悍的统治力和集团优势;另一枚金牌来自在当时卫冕成功的女子铅球选手巩立姣。

在这届世锦赛上,女子竞走虽然依旧有多名运动员参赛,但是曾经的“集团优势”已经逐渐减弱。在女子20公里和女子35公里的两项比赛中,只有31岁的切阳什姐赢下了两枚铜牌。

在赛前两个月才决定复出的35岁老将刘虹,最终在女子20公里决赛中位列第五。切阳什姐赛后落泪。 视频编辑 徐储立(01:14)女子铅球的决赛中,第八次参加田径世锦赛的巩立姣力争完成卫冕,在她的身旁,这次又多了一位在本赛季表现出色的小将宋佳媛。

24岁的宋佳媛在这个赛季的表现相当抢眼,她先是在5月底的尤金世锦赛选拔赛中投出了20米20的个人最佳,然后又在25天之后投出了20米38,刷新了个人最佳的同时也在当时改写了女子铅球旋转式投掷技术历史上的世界最佳。

不过,这个赛季成绩优异的宋佳媛,没有能够在大赛中保持自己的最佳状态——最终世锦赛的成绩没有超过20米。

反而是在4个月前才恢复训练的巩立姣,展现出了心态上的稳定性,在一次次试投中逐渐调整到最佳状态,并且投出了20米39的“个人赛季最佳”,最终赢得一枚银牌。

然而,在这一次的尤金跑道上,中国短跑在男子100米和200米项目上都只有一人获得资格,启用新阵容的“接力天团”最终也没有能够晋级决赛。

但中国短跑在亚洲的“老对手”日本队,则展现出了强劲的追赶势头——在个人项目上,两名晋级半决赛的男子百米选手成绩都超过了苏炳添。

在接力上,日本队虽然最终因为犯规而取消成绩,但是在比赛中,他们还是比中国接力队更早冲过终点线。

作为巴黎奥运周期里的第一个世界大赛,特别是在疫情持续影响的情况下,尤金世锦赛在考察队伍训练结果和锻炼新人方面的价值,显然要高于最终的奖牌成绩。

就如苏炳添在出征前所说的,这次世锦赛是新老选手交接的机会,希望年轻选手能够接上老将的棒。

据《人民日报》统计,在如今这支队伍中,有9名出生于1998年到1999年的运动员,还有10位“00后”的年轻小将。

年轻运动员的比例确实越来越高,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似乎还没有能够接过“老将的棒”。

要知道,今年一月份在南京,马振霞曾经走出过1小时28分03秒,她个人的最好成绩则是去年创造的1小时27分46秒。

在女子跳高项目中,来自上海的“00后”小将陆佳雯曾在这个赛季的世界田联洲际巡回赛曾经跳出过1米91的成绩,距离自己的“个人最佳”就差了1厘米。而在尤金世锦赛上,她最终跳出了1米75,没能进入决赛。

在尤金的跑道上,这位22岁的小将最终跑出了57秒01的成绩,位列小组第六,未能晋级决赛。事实上,在去年的西安全运会上,莫家蝶在400米栏已经跑出了54秒89的个人最佳,也正是那场比赛,让她达到了尤金的参赛标准。

必须肯定的是,如今中国田径队的这些“后起之秀”们都蕴含着巨大的潜能,但是由于缺少比赛的历练,特别缺少国际比赛和国外顶尖选手的较量,站上世界舞台后都还难以发挥出最好状态。

东道主美国队这次豪取13枚金牌,抛开三枚团队金牌,美国队的金牌运动员平均年龄在25.6岁,其中包括了20岁的女子800米冠军阿廷·莫和在400米栏“四刷”世界纪录的22岁天才少女麦克劳林。

更不要说统治力男子撑杆跳很长一段时间的22岁“纪录收割机”杜普兰蒂斯和巴西的“00后”400米栏冠军多斯桑托斯。

就算是我们在亚洲的老对手日本田径队,她们在女子标枪中“绝杀”刘诗颖的北口榛花也才24岁,而在尤金世锦赛跑出赛季最佳9秒98的萨尼·布朗才23岁,另一位跑出10秒12的坂井隆一郎也就24岁。

就在尤金世锦赛大幕落下后,中国田径协会副主席、中国田径队副领队田晓君谈到了苏炳添和中国短跑,他强调苏炳添“实力依然在,明年亚运会和世锦赛,大家肯定可以有更高的期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